新浪奥运

【人物】举重追梦人向艳梅--没有什么比失去更重

夜深了,结束比赛后的龙岩体育馆安静得有些落寞,空荡荡的训练馆只剩下杠铃片陪伴防滑的镁粉。场馆里唯一亮灯的房间是运动员等待尿检的检验室,下午完成自己比赛的向艳梅陪伴自己的好朋友等待尿检,还抽空接受了一家电视台的采访。

每到奥运年,夺金热门的重竞技选手都是媒体关注的热点,他们也已经习惯了这些来自外界的稍显突兀的热情,毫无芥蒂地和大家交流着,真诚得可爱。坐在我的对面,向艳梅的神色有一点疲惫,仿佛已经忘记了下午夺冠的喜悦,她习惯性的拉扯着手上老茧的干皮——那是每个举重运动员的标签,耐心地回答着每个问题。

这个24岁的姑娘不爱打扮,但眼睛有神,很会说话,思维敏捷语速流利,与预想中不善于表达的举重选手不同,大方朴实又坦荡荡。

失去门票 学着如何成长

4年前的伦敦奥运会,这个当时20岁的女孩在济南全国锦标赛上摘得69公斤级冠军,却在出发伦敦的最后时刻丢掉奥运门票,这样的事实足够令人叹息,但并非一个特别的“破天荒”事件,像她一样的举重运动员还有不少,人们为她们叹息、愤怒、最终也只是不了了之。

她们外表强壮有力,但内心并不是时刻准备亮出獠牙的小兽,更多的是温顺和服从,如同她们每次回答问题的声音,轻轻细细完全不像场上举得起沉重杠铃的女子。想必如果有机会反问当时20岁的自己,向艳梅内心的答案或许是“我还等得起”。

一千四百多个日子过去,这个倔强的姑娘一直没有放弃。催她前进的有不甘心、有对自己的信心,还有一个必须要达成的人生目标。“一定要打破奥运冠军刘春红的世界纪录,”她的回答很干脆。

在去年受伤后,有人问向艳梅“你要什么时候退役?”“我当时的回答是,我要打破刘春红的世界纪录,什么时候破了什么时候退役,”和四年前相比,这个姑娘的头发长长了,看起来温柔许多,不再那么像一个“假小子”,说起这番话也是平平淡淡的,仿佛说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实。但她的眼神中,还是有不平凡的神色。

谈起伦敦奥运会,向艳梅一点也不避讳。“那时候太年轻了,现在看来应该是还没有准备好,太快了点。”对于所有练习举重的女孩来说,奥运会意味着全部,失去两字让人难以承受,和她一样失去奥运会门票的还有湖北选手田源,这个当时在世界赛场掀起一阵小旋风的姑娘今年已经开始参加水平低一个档次的全锦赛B组比赛。

这失去有多重,可以想象,但向艳梅选择释怀,虽然当时有过刻骨铭心的难过,“毕竟摆在眼前的事实没有了,非常伤心,”她轻轻地说。时过境迁,回看20岁的自己,这个倔强的姑娘有了一番不一样的体会——或许那时她并没有强大到能站上奥运会的舞台,“所以沉闷了几天,也有和教练闹情绪,后来慢慢就好了,”她说,语气中已经没有太多的波动。

继续生长 依然是强悍的自己

平静下来才能继续生长,又一个4年,向艳梅成熟了。未能参加伦敦奥运,没有让她就此沉沦,三年的时间中,她获得了两届世锦赛冠军、一届全运会冠军、三届全国锦标赛冠军。在昨天结束的全国锦标赛69公斤决赛,她把数字“三”改成了“四”,四届全锦赛冠军——一切显得那么平淡又顺理成章,但每块金牌的背后都有许多不平常的故事。

2015年全国锦标赛,向艳梅觉得自己达到了运动生涯的新高峰。“比赛六把全部成功,破全国纪录,超世界纪录。自己的技术、力量方面都有大幅度的提高,整体的状态都在往上走,”说起去年全锦赛,向艳梅眼神亮亮的,当时她的总成绩达到了284公斤,距离刘春红的世界纪录只有2公斤。

距离梦想如此的近,转头却是一个谁都没料到的深渊。结束2015年全锦赛后,向艳梅陷入状态的低谷,这本是正常的运动规律,但在一次训练之中,她的髋部意外受伤,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状态。“当时我根本没有办法进行系统训练,打封闭之后反复五次都没有好,”漫长的折磨让她痛苦不堪,甚至是绝望“我打不开这个心结”她说。

“马上就是又一个奥运年,看着别人都在练都在进步,我有伤病根本不能训练,心里急啊。”到底该怎么办?向艳梅如同困兽,“我也这么大了”。24岁,对于一个纯体能项目的运动员来说,她等不起了。

经历过2012年的一切,这个24岁的姑娘不想重蹈覆辙,但伤病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每天,她依然按时出现在训练场上,却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我就像行尸走肉”她说,“教练让我坐我就坐,让我站我就站,但我知道自己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我不知道我怎么了,2012年没去成奥运会都没有这么差的状态”。甚至之后休斯顿世锦赛的三块金牌,都未能把她带回正轨,“那三块金牌没有含金量”她如此评价。

半年的时间,向艳梅像变了一个人,领导找她谈话,教练找她谈话,一切都听不进去。虽然还是爱说爱笑,但她知道自己没有跨过这个坎。“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再坚持一下再等一下,”其实,这种无力感并不陌生,4年前这个年轻的姑娘已经体验过一次。

找回自己 里约再见

小时候,向艳梅的梦想是当一名歌星。这个湖南妹子来自宋祖英的家乡,从小就爱唱歌,笑起来也是甜妹子的模样。“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当歌星,现在大家叫我唱歌我都会去唱,”说起小时候的事情,这个波澜不惊的姑娘终于开心了起来,眉眼慢慢舒展开来,神情有说不出的轻快。

这笑容昨天下午也出现过,那时她举起了265公斤的重量,摘得全锦赛也是里约奥运会选拔赛的冠军。这个数字并不好看,却高出其他人一大截,最重要的是这个数字拨开了她心头的乌云,“我找回了我自己,这是一个最好的新开始,”她说。

走下领奖台,她一身的汗但格外轻松,不像年轻运动员接受采访时不知所措,向艳梅真诚又老练,或许这就是她“准备好了”的状态。参加全锦赛前的三个星期,向艳梅开始训练,她觉得自己的髋骨不疼了。“虽然我没有系统训练,但我知道自己可以。”

她了解自己的实力,只是需要一个机会证明自己。比赛开始之前,教练嘱咐她“你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以的。”那个瞬间,有些东西在向艳梅心中动了一下。“我知道自己有这个实力,最后一次机会,我不能再错过了,”她一下子醒了过来,从去年全锦赛后长达半年的噩梦中,“这才是我自己”,她说。

比赛结束后,国家女队总教练王国新说他信任向艳梅,在他看来一切都来得及。如同向艳梅自信自己能够实现梦想:“现在的状态没有问题,先把现在的成绩稳定好。我是训练很有主见的运动员,教练员对我很放心,我也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希望她找回自己的还有身边的朋友,在国家队,汪周雨是她的好朋友,这个94年出生的姑娘刚刚获得全锦赛75公斤级的冠军。“她是我像家人一样的朋友,知道我有伤病一直很照顾我,队里的人也一直鼓励我。”向艳梅不忘说起身边人对她的照顾,这个细致的姑娘知道大家对她的期望。

南方的春夏之交温暖潮湿,没有一丝浮躁,如同这个一直在等待机会实现梦想的湖南女孩。全锦赛结束后,向艳梅将迎来奥运之前的最后一个假期,但她没有时间回家。今天一早,她搭乘飞机去长沙参加考试,这个中南大学公共事业管理专业的大四学生将在今年迎来自己的另一个“毕业季”——“我的家人也会来长沙看我”,她说。

中午刚过,向艳梅就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的照片——“飞回来了长沙”,照片中她笑容灿烂。

(李昕)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