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奥运

女重姑娘夺银!可她们的青春或在里约谢幕

晨报特派记者 黄宇龙(里约热内卢8月12日电)

里约当地时间8月12日傍晚,女子重剑团体决赛在中国队与罗马尼亚队之间展开,最终由许安琪、孙玉洁、孙一文、郝佳露四人出击的中国女重,以38:44不敌对手,获得银牌。尽管许安琪、孙玉洁、孙一文三人都出生于1992年,今年都只有24岁,属于黄金年龄,但因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不再设置女子重剑团体比赛,所以对她们来说,人生再次面临方向性的选择。

更令很多剑迷伤感的是,女重功勋级的法国教练丹尼尔·勒瓦瓦瑟赛后也表示将不会继续执教中国队。“您是否会续约?”“别问这个问题,别逼我哭好吗?”这就是当时的对话。

[老对手]90后不敌80后

中国队决赛遭遇由P·西蒙娜、安娜·玛利亚、盖尔曼·西蒙娜、迪努·洛里达娜组成的罗马尼亚队,这是一支中国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队伍。2015年世界击剑锦标赛女子重剑团体决赛,中国对阵罗马尼亚,最终中国队以45:36战胜罗马尼亚,夺得冠军。今年5月22日,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意大利站,中国队又以35:29击败罗马尼亚队,夺得冠军。

中国队三位主力许安琪、孙玉洁、孙一文三人都出生于1992年,罗马尼亚队P·西蒙娜出生于1988年,安娜·玛利亚生于1984年、盖尔曼生于1985年,迪努生于1984年,相对于中国队,她们经验更丰富,其中安娜·玛利亚连续参加了2004、2008、2012、2016四届奥运会,盖尔曼从2008年至今每年至少有一项冠军进账。

这场新老对抗中,中国队最终遗憾败北,其中此前在和乌克兰的四分之一、与爱沙尼亚的半决赛中都没有上场的郝佳露发挥并不出色,赛后,主帅丹尼尔这样解释,按照规则,每个队员一天之内都必须上场,否则就没有成绩,被换下的选手之后比赛不能上场,所以必须决赛换人,许安琪和孙玉洁技术、状态、心理都更稳定,所以孙一文决赛9局只打了一局,最初计划是最后一局让郝佳露替补上,但她曾经赢过P·西蒙娜,所以就提前让她上了,没想到发挥欠佳。赛后,郝佳露也是四个姑娘中哭得最伤心的,许安琪、孙玉洁都上前拥抱安慰。

而对于罗马尼亚女队这四位80后女将来说,这枚奥运金牌也是她们职业生涯最完美的句号。

[新选择] 开启新的生活

许安琪本届赛事上一直在带伤坚持,个人赛后她透露,大腿后侧伤势严重影响了她的进攻动作,但半决赛打爱沙尼亚,中国队45:36取胜,许安琪一人贡献其中的20剑。赛后,许安琪略带幸福地表示,“回去之后要先干一件我的人生大事!”今年早些时候,她就开始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晒出恋情,奥运会后的决定,应该和回归家庭有关。

孙玉洁的情况与许安琪类似,8月10日是她24岁生日,她说妈妈发来微信,嘱咐她不要想太多,自己开心、尽力就好。“看到微信那一刻,我真的忍不住就哭了”。孙玉洁说,奥运会后将暂时脱下剑服,去做一个学生、做一个女儿,她感觉自己练剑这些年,欠家人的实在太多。孙玉洁目前在北大读管理专业,9月份开学就是大四,“我还是先把书读好,回到学生角色”。

参加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许安琪和孙玉洁还都是被大姐姐李娜带着的小妹妹,如今已经独当一面,但现实的选择却是,她们在黄金年龄又面临新的转身,这或许是比银牌更大的遗憾。

[新规则] 团体项目轮转

拥有3位平均实力出众的同年龄段选手,且都只有24岁,中国女子重剑队本来很有希望在未来几年成为这个项目上的统治者,但东京奥运会击剑项目面临改革,这被迫让姑娘们重新面临新的选择。

根据国际击剑联合会关于每届夏季奥运会团体赛项目轮转的原则,为了让重剑、花剑、佩剑三个剑种共10个项目保持稳定,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男子花剑团体和女子重剑团体将暂时告别奥运大家庭。对于这些队员来说,这样的现实有些残酷,而对这两项有着实力优势的中国击剑队来说,这也无疑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等2024年奥运会恢复女重团体,她们都已成老将,青春,或许就此定格在里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