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奥运

中国击剑队里约黯淡收场 俄罗斯等欧陆诸强豪取9金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4日体育专电 记者王浩宇、陈威华

世界击剑在里约奥运会重回“欧洲时间”。经过10个比赛日的争夺,以俄罗斯为首的欧陆诸强豪取9金只让一块金牌旁落。而在这波欧洲复兴的浪潮下,中国击剑队在“里约大冒险”中仅获一银一铜黯淡收场。

无金入账,中国军团创16年最差

4年前的伦敦奥运会,中国剑客们创造了2金1铜的历史最好成绩获得了击剑强国的地位。然而时过境迁,出征里约的这支中国队中只有雷声、马剑飞、许安琪和孙玉洁4人有奥运经历,整体实力下降明显。奖牌榜最终也真实地反应出中国击剑队目前的困境,一银一铜的成绩是中国队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的最低谷。

总体上看,中国击剑队的里约之行是:个人低迷,团体可惜。

个人赛期间,中国各路名将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伦敦奥运男花个人冠军雷声、女重个人世界第一许安琪、伦敦奥运女重个人季军孙玉洁、女佩个人赛五号种子沈晨,均在面对种子排位低于自己的选手时遭遇“一轮游”。一堆惨败的战报中,孙一文的女重个人铜牌是唯一安慰,她本有机会冲击金牌,可惜半决赛痛失好局“决一剑”告负。

女重团体赛是中国队最有把握的冲金点,中国女重队不但是卫冕冠军,还顶着2015年世锦赛冠军的桂冠。然而决赛中孙一文的受伤成了战局的转折点,原有战术被打乱的中国队最终不敌罗马尼亚与金牌擦肩而过。结果固然遗憾,但在目前的困难期,中国女重连续两次闯入奥运会决赛的表现好歹算是撑起了中国击剑的“门面”。和女重的虽败犹荣相比,中国男花的失败透着一股悲怆。雷声、马剑飞两位“老男孩”的最后一搏已足够精彩,但仍只能带着未了的夙愿遗憾离开,21岁的陈海威在里约为自己的稚嫩交足了学费,中国男花的未来还得靠他来支撑。

中国队的失败,对亚洲击剑来说意味着“塌了半边天”。遥想伦敦,中韩亮剑拿下4金搅动天下,可如今只剩韩国队在男子重剑个人赛靠小将朴尚永爆冷拿下一金,“太极虎”的传统优势项目男女佩剑名将如云,却只拿到一枚男佩个人铜牌。更不用提日本“零奖牌”的尴尬,就连队中最具有国际知名度的太田雄贵,在男花个人赛首轮出局后也宣布退役。

四金称王,俄罗斯引领欧洲“复辟”

经历了伦敦奥运的衰败后,欧洲击剑在里约强势复兴,然而和以往不同的是,执牛耳者从传统豪强意大利变成了新兴霸主俄罗斯。

俄罗斯在本届奥运会拿下了女花、女佩个人和女佩、男花团体冠军,另外还有1银2铜入账,继1996年后在奥运赛场再次开创本队的“4金盛世”。在奥运击剑史上,只有1900年的法国和1920年的意大利单届奥运斩获5金强于如今的俄罗斯,但那毕竟是击剑“上古时代”的事,其竞争激烈程度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俄罗斯击剑的爆发是可以预见的。受到伦敦奥运“零金牌”的刺激,俄罗斯队在里约奥运周期知耻后勇,尤其是女子项目,不仅留住了女佩领军人物韦利卡娅,还冒出了德里格拉佐娃(女花个人冠军)和埃格里安(女佩个人、团体双料冠军)这样的中生代力量。里约奥运前的国际大赛中,俄罗斯在2015年世锦赛斩获4金4银1铜超越意大利占据奖牌榜榜首,2016年欧锦赛在12项比赛中独揽6金鹤立鸡群,早就展现出了称霸的实力。

俄罗斯一马当先,老牌劲旅匈牙利也找回了昔日的荣光,以2金1银1铜的成绩位居次席。唯一让匈牙利感到惋惜的是,41岁的传奇伊姆雷在男重个人决赛中手握14:10的领先优势,居然被韩国小将朴尚永翻盘。

法国和意大利两家“老字号”一喜一悲,“高卢雄鸡”在收官战拿下男重团体金牌,结束了自伦敦奥运会开始的“金牌荒”。过往三届奥运会,意大利均排在奖牌榜首位,但此番1金3银的账面是他们自1992年以来的最差战绩。昔日的老贵族,如今也体验了一把家道中落的感觉。(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