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奥运

切阳什姐列第五无缘奖牌 或抱憾离开赛场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9日体育专电 题:无缘奖牌,切阳什姐或抱憾告别赛场

新华社记者吴俊宽、李铮、姚友明

19日结束的里约奥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比赛中,上届亚军切阳什姐虽然拼尽全力,但最终无缘奖牌。赛后切阳什姐遗憾落泪,并表示这可能是她参加的最后一个比赛了。

“今天的比赛还是冲着奖牌走的。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比赛了,我想有个圆满的结束,”这位中国首位赢得奥运奖牌的藏族运动员说。

作为伦敦奥运会的银牌得主,切阳什姐当日比赛一开始一直紧紧跟随着大部队,不过赛程过半后,领先的队友刘虹开始加速,切阳什姐逐渐掉队了。尽管在14公里左右切阳什姐又追上领先集团,但是在冲刺阶段她还是被甩了下来,最终以1小时29分04秒获得第五。队友刘虹和吕秀芝分获冠军和季军。

走下赛场的切阳什姐来到意大利外教达米拉诺面前,压抑不住内心的遗憾痛哭失声。达米拉诺在一旁不住安慰道:“你比得不错,这是很困难的比赛,你走得已经挺好的了。”调整了一会情绪之后,切阳什姐才来到记者面前接受采访。

“比得不是很好,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没什么借口。走的时候有点不舒服,速度降下来调整了两圈,感觉挺好的就追了上去。追的时候可能着急了一点,体力消耗有点大,本来想跟着走一会儿,但是感觉还是挺难受的,所以我就走自己的节奏,走在了前面,”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切阳什姐说。

“但是后程还是不行,还是能力不够吧。”切阳什姐说着叹了口气,“比赛之前的目标就是至少一块铜牌。比赛中整个身体不舒服,两条腿不是很顺,感觉跟不上那个节奏。”

伦敦奥运会上切阳什姐超水平发挥,以破亚洲纪录的成绩获得铜牌,后来由于俄罗斯选手涉药成绩被取消,切阳什姐的奖牌又升级为银牌。但那次超水平发挥之后,切阳什姐突然发现自己“走不动了”,疲倦的身体甚至无法承受日常训练的强度。

“那几年我的成绩上得比较快,每一年的疲劳累积起来,慢慢的身体有点承受不了了,特别是奥运会的那场比赛对我的身体是一个很大的消耗,那场比赛之后我的身体真的就不行了。”在之前的采访中切阳什姐回忆说,“我那段时间膝盖有点伤,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有的时候训练课会坚持不下来,这很打击我的自信心。耽误了很多的训练课,导致比赛也发挥不出来,训练就更加不系统,有点恶性循环的意思。”

回到家中的头两个月,切阳什姐把自己关在家里,吃不香、睡不好,纠结着未来的何去何从。

“每一次想放弃的时候,总觉得有些事情还没做完,不甘心,有遗憾,还是想拼一拼,”她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和调整之后,2014年10月切阳什姐在长达一年没有训练比赛之后回到了国家队。北京世锦赛上,切阳什姐作为替补旁观了刘虹和吕秀芝包揽冠亚军的过程。此番里约奥运会,是25岁的切阳什姐三年内参加的最重要比赛。

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副主任冯树勇赛后点评的那样,比赛中切阳什姐顽强拼搏,不过她的绝对实力相比刘虹和吕秀芝还是有些差距。

“最后一个比赛了,真的有点遗憾,”采访最后,切阳什姐反复说着这句话。(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