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奥运

开幕式半裸旗手谈闭幕式着装

北京时间8月21日消息,在周六里约奥运会的赛场上,此前开幕式上的汤加半裸旗手终于亮相了。毕竟,他本来就是来参赛的。不过,我们可能忽略了这点。除了他的半裸造型,我们大概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两周前的奥运会开幕式上,皮塔作为汤加的旗手带领队伍走进马拉卡纳球场。他半裸着,肌肉发达,还抹了椰子油。当全世界观众看到这一幕时,可能都瞪大了眼睛,惊掉了下巴。当时的皮塔,似乎更像是我们正式进入奥运会前的转移注意力的消遣,娱乐大众的一个话题。就像罗切特那样。

而两周后,他站在奥运会的跆拳道赛场上,与伊朗最有望夺奖牌的萨贾德竞争。他的表现如何?这么说吧,他的社交账号比他在赛场上的表现好多了。比赛开始21秒,他便以0-3落后,用他的话来说:“我还没开始打,就落后了。我在干什么?”

这场比赛的比分最终停留在16-1。在前两回合结束时,他就被对手领先了12分,本该进行三回合的比赛提前结束。在美国,这条规则是出于人道考虑。

“除了体育本身,我赢得了更多东西。”皮塔说。“不过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输了。”

但实际上,他这么说是因为事实如此。和里约奥运会其他运动员一样,他明白这一点。皮塔已经32岁了,这是他的首届奥运会。在过去的两周里,很多运动员争相与他合影,一些媒体也有意向采访他,而皮塔也乐于配合。同时,他为来到里约感到骄傲。

他必须明白他可能不会获得奖牌。但是他是唯一代表汤加出战的跆拳道运动员,这让他感受到一种责任感。汤加是一个拥有171个小岛的国家。根据世界银行显示的信息,2014年汤加人均年收入为4260美元,贫困人口超过总人口的20%。而皮塔现在虽然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但他在汤加长大,因此希望能为祖国效力。奥运会开幕式结束后,他依然扛着汤加代表团的大旗。

“我之所以站在这,是因为我为了这一天付出了二十年。”他说。“人们只觉得我半裸走进来,一夜成名。但是为了参加奥运会,我付出了二十年,也最终被选为旗手。”

在周六的比赛中,观众们在场边大喊“汤加!汤加!”这是皮塔来巴西前从未见过得场景。这就是他那椰子油的力量。他在自己的Facebook账号中说,这种椰子油是大洋洲土著人身上一种不可或缺的装饰,也是与祖先连接的表现。椰子油带来的关注是精心策划还是意外惊喜,这都不重要。

“观众怎么知道汤加是什么样的呢?”皮塔说。“好吧,很明显,我们做的这些让他们知道了。对我来说,这也是奥运会的意义。那就是把那些不相互了解、拥有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人聚在一起。我们都是人类。”

这话听起来像是从国际奥委会官员嘴里说出来的,而实际上,来自于生活在布里斯班的皮塔。

“我照顾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皮塔说。“这些孩子中有些自杀过,有些患有抑郁,无论他们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帮助他们。这些让他们无家可归的问题,充满了挑战。”

奥运会期间,他还收到了之前帮助过得孩子的来信,有的孩子现在已经成年。他从事这方面的顾问工作已经12年,因此也见证了很多孩子的成长。显然,这些孩子看到昔日的顾问先生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都非常惊喜。

皮塔也同样非常惊喜。他说自己已经收到了“成百上千封邮件”,他还没来得及看。其中不乏一些工作录取书和广告代言等。但更让他开心的是,人们开始谈论汤加这个国家。他可能是里约奥运会上既有名,但人们又不知道他名字的运动员,因为他是“汤加的旗手”。

“我的成长经历非常艰苦,但是现在生活得很好。”他说。“但对我来说,让自己文明世界,让汤加文明世界,很重要。”

在汤加,利益至上。但这终将成为过去式。而奥运会的一切则可以由人去创造,它可以带来奖牌,财富,名誉——甚至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在比赛之前,皮塔就意识到这一点。不过本届奥运会,对这个来自大洋洲效果的人来说,输给了伊朗队选手,才是最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皮塔的对手马达尼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之一,但为了避免与以色列选手交锋,他仍要顺从国家,放弃比赛。我们常说运动员为国家而战,但残酷的事实是,他们在为政府而战。因为有时即便他们有能力赢,也不能赢。

但在周六比赛的第二轮中,出现了这样一个瞬间,皮塔获得了一分,全场沸腾,马达尼挥了挥手。那一刻,他们的政治信仰、童年、甚至国籍都不再有界线。可能从此以后他们没有机会再交手,没有机会再见面,会过上不同的生活,但那一刻,他们展示了对彼此的友好。

当地时间周日,皮塔还将参加奥运会的闭幕式。但这并不意味他的奥运之路就此结束。

到时他会穿什么呢?

他笑着说:“睁大你们的眼睛,别眨眼,否则你会错过的。”

(ceci)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