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体育

克里什娜: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背后还有俄罗斯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陈甘露里约热内卢现场报道

站在阿兰维热体育场的田径跑道上,克里什娜没有像其他选手一样,高举双手带动全场的观众为自己鼓掌,她只是静静地开始助跑,然后奋力一跳。落入沙坑后,她回头看了看,6.53米,这比她个人最好成绩差不多要少半米,摇摇头然后离开。

最终,克里什娜6.63米的成绩排名第九位,她以三跳结束了里约奥运会女子跳远决赛,作为本届奥运会上唯一胸口印着“RUS”(俄罗斯)的田径选手,她的离开也意味着俄罗斯田径选手的里约之行结束了。

距离里约奥运会跳远比赛开赛两天,克里什娜才最终赢得了仲裁,获得了参赛资格,她也成为唯一一位站在本届奥运会上的俄罗斯田径选手,第九名的成绩不算理想,但克里什娜作为俄罗斯田径的颜值担当,已经完成了在世界面前的亮相。就如她赛后说的,“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背后还有俄罗斯。”

比博尔特还“抢镜”

她是混采区女王

如果没有克里什娜,里约奥运会女子跳远的比赛就是一场无关痛痒的决赛,更何况这个夜晚,还有宇宙飞人博尔特的200米半决赛调剂胃口,当然,还有女子200米决赛。

不过,混合采访区依然车水马龙,大家都盯着转播屏看,等到克里什娜被淘汰,所有人又转过头面向一个个坑位,谁是女子跳远前三瞬间不重要了。

克里什娜走来,停留的地方,就立刻围满一群记者,当然,这样的场景她应该有心理准备。里约奥运会开赛前,全世界都在关注俄罗斯何去何从,最终,大部分俄罗斯选手还是来到了里约,但国际田联却坚定地对俄罗斯田径选手执行“死刑”。伊辛巴耶娃这样的巨星也无法来到里约,三冠王的梦想只能变成落空的回忆。

不过,就在田径比赛已经开赛,博尔特已经用9秒81实现了百米三连冠时,孤独的克里什娜还在为自己的参赛资格做最后的努力,她向洛桑的国际体育仲裁法院上诉。“终于,经过四个小时的庭审,全靠我有很好的律师,很高兴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来赢得这一案件。”

就这样,距离女子跳远预赛不到两天的时间,克里什娜最后赶上了奥运会。“对于这个成绩,我不能说满意,但是第一次的奥运会能发挥成这样还是不错。我错过了一周的训练,显然,我可以做得更好,目前能做的,就是忘记这一切,回到训练中来。”

预赛第六,决赛第九,而6米63的成绩也超越她在北京世锦赛的表现。就在大家围着克里什娜采访时,博尔特走了出来,如果是平时,大部分记者可能瞬间“跳槽”赶去围绕牙买加飞人,而这一次,受冷落的居然是博尔特,匆匆被问了几个问题后,感到百无聊赖的他甚至把富余的时间用来跟现场的志愿者、粉丝合照。

一个人的俄罗斯队

她笑说压力很大

如果没有禁赛,田径强队俄罗斯可能继续会是阿兰维热体育场的明星主角,而最终,克里什娜一个人成为了俄罗斯队的代表,她自己也笑着说,压力太大。“如果是平时,我们的队伍会很庞大,而这一次没有人和我一起,一个人代表俄罗斯,压力很大,但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

克里什娜能在最后时刻赶上奥运会,因为她提供了自己在俄罗斯境外训练和接受兴奋剂检测的报告,这一点是克里什娜上诉成功的主要原因。此外,克里什娜名声良好,没与兴奋剂扯上任何关系,也让田坛第一美女最终来到了里约。

“当然,过去一我对我来说是煎熬,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个官司上,所以我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训练,每天只是做做热身而已。”在耽误了一周训练和备战后,克里什娜对于自己的发挥还是满意,她说自己背上背负的压力和责任是难以想象的。“我一个人代表着俄罗斯,我感觉压力和责任很大。”而最终,她的里约体验还是比较完美,“我来到这里,并不孤独,预赛结束后,收到了很多俄罗斯亲朋好友的短信,他们都在给我加油、鼓励,我得到了很多的支持,包括俄罗斯媒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背后有俄罗斯。”说这句话时,克里什娜的眼圈红了,看得出,在这么多录音笔、手机的夹击面前,她刻意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忍住了哽咽,也忍住了眼泪。

幸好,有一个轻松的话题来岔开自己的情绪,在被问道近期如何打算时,克里什娜又笑了,“我要忘记所有的这一切,然后好好感受一下里约,可能会在里约放松几天,然后再回去继续训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